有無常䛊

S T O N Y.

【弘杨】遇见你时所有星星都落在我头上

-小学生文笔呜呜呜流水账式
-⚠ooc
-题文无瓜hhh
-我爱校园文学

   -------

       “阿黄,快点起床啦。”他先在厨房里做好了早饭,再去叫他的小懒虫起床。

       “羊,你有没有发现,你就是那种六点一刻说七点的人。”他的小男友声音听起来清醒的很,就是不愿意从被窝里起来。

          他笑了,“你快点起来吃饭,我们还要走路去学校,等下别又给班上扣分了。”

      “你很奇怪诶,这时候去到学校顶多六点四五十,你想先背英语就直说好吗。”男友揉了揉头发,一跳就下来了。

      “宝贝,你笑着真的好看。”男友在耳旁吹气,他不禁缩了缩脖子。

     “很痒诶。”

        男友不是本地人,是从别的省份来的转校生。他的学校是理科强校,男友搞信息竞赛,可是他那边这块软件不够,就过来取经了。

          原本他俩只是普通同学,同班而已。他是班长,要组织照顾好新同学,把新同学安置在自己的小组里。

          可是这新同学对校园的了解怎么比自己还熟悉呀,都不用领着,自己就可以去食堂,一路上还催他快一点,还带着他避开校园大道,走小花园里的小路插过去。实验课的时候直接向老师申请了钥匙就拿来,有些器材设备他都不知道放哪里呢。

        “嗨,班长,你们学校硬件软件都这么强,想不知道都难啊。”午休的时候,他们俩坐在小湖边上。学校围着湖栽了一圈柳树,公园似的,树边正好摆着公园式样的棕色长木椅。

         他开了两罐可乐,递了一罐给新同学。

        “你见过学校里放饮料自动贩售机的吗,我是头一次见。”

       “你进你们行政楼看看,还有地图一排排摆着,唷,旅游区呢。”

       “哎,就我在这儿才这么点时间,隔三差五就来一堆老师学生来。那些个老师,拍拍拍拍啥拍啊,他们学校没学生吗,早读也要拍,烦死人。”

       “上次一个还准备偷我试卷,我的天,辛亏我们回去的早,要不然又要问老师再要,果然老师说要我们连这些都要注意是对的。”

         他不禁扬了扬嘴角,“你不也只是个寄读生。”

      “上次做实验,那酒精喷灯我在这读了快两年也是通过你才知道在哪儿呀。”

      “你也才来这点时间,怎么就说服我们化学老师给钥匙给你?上次我们一个同学,老师就是宁愿让他一直用酒精灯吊着也不愿意给呀。”

      “人家还是化学竞赛生呢。”

        跟这个新同学待久了,还真以为是一起上过一年快两年学的人了。

     “班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新同学听他一问,喝了一大口可乐。他低头,也笑了笑。

     “你有没有发现,你笑起来很好看。”

     “诶奇怪了你居然没有酒窝啊。”

      “你笑个看看,再浅也是有的吧。”新同学脑袋伸过来,凑近了他的脸。

        他伸出手,把新同学的脸推远,“诶,你不要转移话题好不好。”

    “我有没有酒窝你知道这么清楚干嘛。”

    “你看看你自己,傻样,笑的这八字都在你苹果肌上了。”

     “看看你这脖子短的,这衣服挤得还有肉呢。”

       新同学仰着头,眼睛往下看着他。“你不晓得呀,我原来也是那群学生中的一员啊。”

       他听着新同学说,高一寒假曾经来过这儿搞化学培训,老师早和他熟了,看他机灵,放的心。走小路是因为之前不是要提前抢饭吃就是到最后最后没饭吃赶着去吃,不使点法子就等着饿肚子。

       编的到像模像样,他心里哼了哼,鬼晓得是什么花言巧语。

     “诶你说,那朵云,像不像一只羊啊。”晚自习前,寄读生指着外面跟他说。

        他往外面看过去,不是蓝灰色,也不是夕阳带有的桃子色朱红色,是深处是紫,浅出是淡淡的粉红色样子。偏偏就那一侧,在一片颜色之中有着一朵纯纯的白色。好快活呀,它在天上蹿着。

      “是有点,”他回头望着看云的男孩,“你的头发也挺像草。”

      “那羊会下来吃吗。”男孩子也回过头来,凝视着他。

        好黑亮的眼睛。是单眼皮呢,好像又是内双。哈哈,他心里笑到,这个问题就像对面人纠结自己的酒窝到底有无深浅。睫毛不短,眉毛的形状跟他自己好像。但是感觉他眉尾忽粗忽细的,怎么,这人带耳钉还修眉吗。

      “班长,你怎么老盯着我。”

      “你是不是想吃草呀。”

      “没关系,天上那只下不来。你也不是兔子,可以吃哦。”

        神经病,他底下头写作业,这人最近什么毛病。

        哎,烦死了,屁事好多,又要期中考又要准备运动会的,烦死了,他想,怎么这么热,快点给我开空调啊。

        后桌的人望着他,拨了拨耳朵。

        诶,快拍!快拍!谁带了手机!七点多的时候,教室里突然叽喳起来了。

        他抬头往外看,原本的粉红色,变成了火烧云,散不掉的还是那片深深浅浅的紫。

        靠门的看不到,跑到窗户这边来。最后那个窗户跟围了一圈猴儿似的,不一会儿,就散了。

       “诶你们走啥呀,这么好看不多看会儿。”他回头,发现后桌拿本书就往那儿坐了。

     “嘿嘿蔡,你没走啊。这学习打紧,看看风景放松心情。”

       蔡程昱也是姿势风骚,两只手撑直在窗台上。屁股一翘着,他自己好像还没啥感觉。

       那俩一搭一搭的聊,声音不太大,可是靠的近的却听的一清二楚。

       他心想,今天要是没算错的话…估计是年级组长廖老师巡堂…但是要是他和别的老师出去喝点小酒呢…估计放学之前才会回来看看。其实有点想看到他们被抓是什么样子,他不禁捂嘴偷笑起来。

         蔡程昱!

         过了一会儿,门口突然传来中气十足的一声。班上回头,他一看,这傻蔡居然还保持着这动作。

         蔡程昱一看大事不妙,连忙想逃跑。

         别动!他抬头,哦哟,还真是廖老师。你有本事就一直站着,诶,别换姿势,你给我撑好喽。廖老师看看表,不久了不久了,也就还有个半小时下晚自习了。这云我看也散的差不多了,还回味无穷呢。别等我走了你就不干了啊,乖乖站好!

          嘿,这黄子弘凡居然没被抓到。估计是坐在地上正好被人挡住了。正好后门关着,老师瞧不见。

         地上有轻微的摩擦声,估计是这人准备悄咪咪的回座位了。

        黄子弘凡,你也别动。他忍不住了,扑哧就笑了出来,千算万算还是被抓了。他回头,后门正好被廖老师推开了,黄子弘凡样儿特滑稽,蹲在地上弯着背,打算一点点地往前爬。

        差点有个漏网之鱼,你们等着,一个个都没完没了了还。廖老师从兜里掏出手机,蔡程昱你也别回头哈,等会儿拍到你的脸也就别怪我了,黄子弘凡你别动,你脸别过去干啥呀,是啥样就啥样呗。

        “不是,不是,廖老师,这空调开着,你把门打开干啥呀,其实我刚才不是这个动作,我刚才坐着的。别呀,别拍了,尴尬呀!我刚才不是蹲着的呀,蹲着累死了,你别拍别拍,我保证再也不来回味无穷了…”哄堂大笑,后桌一边捂住自己的脸一边又想去遮摄像头,但又不好动,脸红的像颗桃。

       有意思,他还没看过这样的黄子弘凡。

        课间,蔡程昱忙跑回座位,路上不忘打下龚子棋:凭啥呀,凭啥呀,为什么你每次就不会被抓到呀,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龚子棋笑的这样,柴次方,稳。

        过了会儿又是一堆人围着窗户往对面看。

        作为一所初中高中具备的学校,这栋教学楼对面可不就是初中部,这时候那边一个班拿着手电筒往这边打。功能还挺多,往上打跟聚光灯似的能圈出一块天来。

       “这初三的,中考闲的吗。”后桌起身,“班长,你不是有个手电吗,给我照照,让他们看看。”头顶草的男孩戳戳前桌的男孩子,“比手速吗,谁怕谁呢。”

         他听说男孩子手速贼快,一分钟四十几下,当仰卧起坐呢。

      “你跟低年级的计较啥,让他们玩去。”他看着趴在窗上的男孩,对面实验楼的守夜灯照过来,有点刺眼。

        男孩子瞥瞥他,直接冲他的储物柜去了。

         他一往抽屉里找,钥匙还真没见着了。这人,怎么搞到手的。

         黄子弘凡牛.逼!突然有人惊叫起来,搞他丫的,小学生都不认识谁是爹了。

        手电的光从他们这儿往对面照,纯手动,对面开了连闪功能速度也才差不多。

         结果就是,对面拉了几门窗帘,一些个不肯停的围着别的窗户,还不甘示弱。

         隔壁班的都凑过来看了,熟识的人直接走了进来。喔你这,没想到你这方面也挺能。男孩子回头,不看你黄爹是谁呢,对面渐渐没了后续,他走过去想把手电筒带钥匙从他手里抢了回来。

        “别随便拿我东西!”扯不动,这人手劲怎也这么大。

          这东西,小意思。你信不信,老子就是投球都一投一个准。后桌攥得紧,还一边跟隔壁的熟识打趣。他一想,老子不扯了,你摔一跤试试。

       “我去。”后桌突然手往一边带过去,差点一个趔趄。

         黄子你就吹吧,遭天谴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本事就下次比比看你是不是准投王。

         后桌点头笑笑,手把头发往后撸。打完撸串,你啤酒也搞不过我信不信。后桌骄傲的笑着,他好喜欢笑呀。脸不大,是健康的小麦色,牙齿怎么就这么白,好像飘飘的雪花色。

          他咧的好开,笑得多灿烂。就是黑色的耳钉,都被长灯管儿照着亮。

          好像一颗小太阳。

        刚才是谁在射手电筒!晚二时候,一个老师突然出现在讲台上。他认出来了,是年级副组长。

        对面初三学生说你们一直射射射,等会儿把人眼睛弄坏了怎么办,都快进高三的人了,这种事情还要说吗?老师严厉道。

          底下开始叽叽喳喳,诶老师,是他们先的好不好,谁才是受害者。

          老师往下瞥了瞥,继续说。对面的老师都给我打电话了,就说是顶楼左边班级,你们都是年级尖子,什么玩笑开得,什么开不得,不用再讲了吧 。还好意思老说对面小学生,也不照照自己多幼稚。老师说完一通,再没人理他,便准备出去了。

        “可是,是他们先啊。”他抬头,对着门口说。

         门口停了停,下次注意点。

      “诶班长,你还会说啊,我还以为你今天都不会讲话了,就一个人在那里傻笑呢。”后桌的声音又起来了,“哎,我今天怎么这么背啊,前面被组长抓,后面这不分青红皂白的副组长又来瞎几把乱说。哎。”

         这人好烦,话好多。怎么他笑都被这人发现了!他不想抬头,只是张张嘴。

      “你刚才听见没有,也不照照自己多幼稚。”

     “小学鸡样。”

       后桌没了声,他回头一望,又对上了那双眼睛。

      “大羊蹄子!”

        晚二结束前,体育委员宣布了运动会的相关事宜。这到放学是安静不下来了,谁说重点班都安静如鸡一个个只搞学习,早上一来就开空调,中午午休拿着白板看电影,逃开集体体育训练去打球,谁还没干过呢。

       “班长,班长,你怎么不理我呀。”后桌戳戳他。

         没有戳他背,还好,要是戳他背,这段时间都不想鸟这脑回路有点问题的傻.逼了。

        突然,“我操你妈!”他一惊,往左边一缩,“你他妈戳老子腰干什么!”他往后一瞪,后桌脸磕在手臂上,抬着眼看着他。

       “嘿嘿,你怕痒啊,对不起。班长也会说脏话嘛。”后桌又伸手准备上他腰。

       “你干嘛!”他急急抓住他的手。

      “帮你揉一揉,吹吹痛痛就飞走啦。”

        靓仔无语,上手不会更痒吗,而且他根本不痛啊。他的后桌可能真的有什么奇怪的倾向,这以后到社会上去会被当成猥亵抓起来吗?太不得了了,这可不行。

        “班长,你报啥项目呀。”后桌改撑着脑袋了,拆了一根棒棒糖,是葡萄味。

       “团体项目吧。”他也干脆斜坐着,脑袋靠着墙,往后桌那边偏去。

         抬抬眼,后桌转着笔,撑着脑袋,歪着头就这样看着他。

      “就团体?可没意思,我想报4*400接力。”

     “你挺有意思,四百接力难道是什么单人项目吗。”他舔舔嘴,有点儿干,俩手一只搭在后桌桌子上,一只在抽屉里摸水瓶儿。他一点都不想和这个男的报一个项目,咋回事儿啊老和这人想一块去。

          “黄子弘凡,!你有什么疾病!”突然,他猛缩手,这人有病吧,拿他手一会儿摸一会儿拿笔戳的。

         “  大羊蹄子,好摸。”

           靓仔无语*2。他扭开瓶盖,余光又瞄见后桌一直盯着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转着笔,不是很厉害,老听见啪啪的掉笔声。

        “羊,你眼睛也好好看。”

        “眼角长长的,哎,怎么就长了些细纹了呢。”

        “咱班委团委挺能干,也没见你挺操劳呀。”

          咕噜咕噜几口下去,他擦了擦嘴。

        “我天天看着你,就快累死了。”

---

        “你居然来这么早。”他一看后桌已经坐在座位上,诧异道。这时候还没七点,平常没几个人这时候来,更何况是他后桌,这人最烦背英语,阅读都行,作文分数惨不忍睹。

         “看日出。”

           他无言,管这人爱干嘛干嘛,就这一年时间,明年六月一过,分道扬镳。

           “诶,我们一起跑四百接力吧。我跟你说,原来我跑最后一棒可厉害了,窜窜窜的就把别人超了,你打头不错,剩下那两个我看不太快也不慢,就跑中间两把你看呢。”这人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己不学习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来打扰他呢,这种事情不可以等到下课再说吗,聒噪,不想理他。

        “哥,这不是二乘四百好吗,”他回头,“同样你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有四个人报了四百接力谢谢,我要背书。”

          还是那双盯着他的眼睛,还是那个没有摘过的黑耳钉,还是那个支棱起来的黑色糙毛。

       “你昨天是不是洗完头直接睡了,这毛炸的。”反正他永远都体会不到这种又炸又扎的毛的感觉,顺毛真好,他想。

         “嗨,谁知道这头发咋想的,用水咋扑咋不行,我又没发胶。发胶也不行,显得头油死了 搞得我没洗头样的。”后桌撸撸毛,他转过头哼了哼,你就一直这样过吧别好了。

           此刻四个人站在操场上。

          他心里只想骂人,怎么还真只有四个人报四百接力。原来那几个怎么都去搞单项了,趁着最后一个运动会多拿点奖吗。黄子弘凡在想什么,龚子棋像是跑的不快不慢的人吗,人家都宁愿去厕所举铁哪里看得上你们这些菜鸡。

          他们试了一次,感觉还不错,正常水平还能拿个名次。他一看,后桌和蔡程昱可亲密了,受过同样的伤懂得同样的痛吗勾肩搭背的,相处大半个学期了也没见他们俩有过这种动作。隔这么远,讲啥悄悄话呢。边上龚子棋也被晾着,蔡啊蔡,人家被你拖来不是来看你和别人腻歪啊。

         看着真不爽。

         他猛摇头,同学罢了,人家和谁勾肩搭背管他啥事儿呢。

        “走啦,等下开始自习啦。”黄子弘凡突然就从后面拍他脑袋,吓人一跳。

        “别拍老子脑袋。”他拍拍头发,这人还比他矮好不好。

        “嘿嘿,对不起啦杨哥。”

          他跟着跑了上去,什么杨哥,奇奇怪怪的。

          运动会一过,一切又恢复了原来的学习状态。竞赛初试也快开始了,后桌跟他开玩笑的频率少了很多。他不太懂信息竞赛,什么NOI,NOIP,又有什么冬令营夏令营,后桌这么厉害,肯定可以进国家队吧。

          后桌碎头发不少,为了省事,那个小皮筋扎了个小苹果头,可可爱爱。他每次看后桌下晚自习都走的特别快,他一次跟上去,发现这人居然不住校,往外面跑。天,人家外地来的都不住校,他也不想住校了。虽然上床下桌,可人多,五六个的,倒不是怀疑别人,就老感觉别人会偷看自己东西一样,而且不自在,还是感觉少点人清净。

         “哦,你说这事儿啊,你考不考虑跟我一起来住呀。”吃饭的时候,后桌大口大口的往嘴里送着,“这一个招呼的事儿,我这儿身份特殊,不太好住宿舍,家里正好跟这附近的房东说好了,直接进去就行,环境贼好,就我一个人,周末我请你来我家做客。”后桌拿双筷子敬酒似的向他举举,又安心扒饭。

          狼吞虎咽的饿死鬼样,他心里嫌弃,“行吧。”这样的人,他狗窝环境还有点难以想象。

         事实证明他还真错了,一走进去那还真是家味儿,基础设施都有,甚至还有一台液晶电视。

       “怎么样?”后桌靠在假阳台上伸个懒腰,“你去搞个退宿,黄子弘凡家欢迎你。”

          还是活泼的黄子弘凡啊,他笑了,阳光从那边打过来,铺在他的脸上。

         “好。”

         寒假他没有回家,房主去参加冬令营了。他帮着守家,反正他自己家又没人。房主初试成绩不错,照理来说可以不去,但是他干嘛阻拦自己男朋友去多干干自己喜欢的事情呢。

        说来也有趣。那天晚上两个人在沙发上看电视,那个人就突然来句,“羊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呀。”他往右边一瞥,又对上了那双眼睛,越来越靠近的眼睛。

          脸被轻轻地啾了一下,那人就马上躲开了。他不禁咧开嘴,“你这真没意思。”

          他靠近,他感受到对面的人温度突然那么高,借着点电视的荧光,那人的唇还是被他找到在什么地方。

          “你还想撩我。”那人呼吸变得急,“看你平常老手样,不过菜鸡而已嘛。”他当着对面人的面又舔舔自己的嘴,笑的露出了牙。

         对面人也盯着他。打黄子弘凡来这儿上学,和班长坐前后桌,和他一起跑接力,和他一起吃饭,散步,他就觉得,这人真的天生就是当人对象的吧。他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男孩子,又有向青年过度的成熟感,作为班长的领导力超强,内外兼修,谁不爱呢。

         和他自己杏仁儿似的眼睛不同,高杨的眼角长长的,像个小半圆形。小巧的鼻头,饱满的下唇,笑不露齿,把小兔牙都裹的紧紧的。奶白奶白的皮肤,贴近了才看得见的细纹,眼睛好像夜晚的海,上有一片星星,水面倒映着熠熠生辉,再有卧蚕兜着,音色清亮,多美好一帅哥儿。寄读啥,还回去啥。他就在这儿把学上定了。原来又不是没有在外寄读再回去考试的学生。

          高中这么无聊,怎么能缺少对象。

          “那我,想,菜鸡互啄。”对面人的吻劈头盖脸的地打了下来,他闭上了眼。

         今晚月色真美。        

----

感谢您看到这里!

如果有空应该还会有棋昱后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是我写的贼慢。
想要评论5555
有不妥的地方请多包涵❤

555小清新又甜甜的歌也太适合棋昱了5555
这个歌儿原来就听过了于是今天听歌单的时候本来想把他切掉但是歌词突然就蹦到了我的眼前!!
是《春风里》啊!!
这歌我感觉就像是他们彼此的心思交汇啊!前面像是g7,后面是cc。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后,再回忆年少的模样。
“i remember...我犹记,
the way you glanced at me,你眼眸掠过我的样子,
yes i remember,是的,深印我心。”
多美好的春天啊一个准兵哥哥7遇到了文质彬彬cc!一起上下学,一起玩!两个小孩儿互相分享因为是彼此最好的朋友啊!
康康这段啊:
“all the laughter we shared,我们交织在一起的欢笑,
all the wishes we made,我们许下的愿望,
upon the roof at dawn,在黎明的屋顶。 ”
可不就是7教cc爬树!一起坐在屋顶上数星星啊!一起偷吃黄瓜,一起喝汽水啊!
多美好的初恋情谊啊啊啊啊啊ws。
就像是两个小可爱,你和我偷偷注意彼此的小动作,心里都觉得对方🉑。品品,品品,少年情我真的sl。
“i remember...我犹记,
the way you read your books,你看书时的样子,
yes i remember,是的,深印我心,
the way you tied your shoes,你系鞋带时的样子,
yes i remember,是的,深印我心。 ”
中间还有一句把爸爸改成警卫队就好啦!cc一家都好棒好棒的5555。我吹爆这篇好吗5555
“And the promise we made,”
“JUST U &I.”
明明是和女孩子一起出来玩偏偏要带着自己的小朋友,小朋友都明白了这个兵哥哥还没看出来呢。小姐姐不开心他也不管,因为心里只有自己的小朋友鸭!钥匙丢了一定找,就算小朋友不要了,走了,天多晚了都要找,啊这个兵哥哥也太好了8!
就算突然变故也永远阻断不了两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约好了要一起以后为国家做贡献啊,我不能忍受你被污蔑,不远千里坐好久好久的车,也要为你正名!
最后这句最要命好吗,不就是在长沙重逢的样子嘛!那个美好的微笑就像两边种着枫树的林荫大道上挡不住的阳光啊!!!我要空格高亮这句。

---
and the way you smile at me,你对我微笑时的样子,
yes i remember,是的,深印我心。
---

@远远 太太听过这歌儿嘛2333,如果打扰了不好意思啦。
555我真的溢于言表好完蛋一女的昨天也听了一首这个歌单里的歌好甜好甜好甜简直不能更适合校园文学,就是中间有一句哈哈哈哈哈有一点点,康康呢就是“plz come in”。但是那无所谓啦反正甜到布星!这首是Take my heart-SoKo。
碎碎念完毕哈哈哈哈哈哈。